•  

    剛想到的冷笑話,呵呵,自HIGH一下

    問:那種動物胸最大?

    答:斑馬

    因為是ZEBRA(Z bra)

  • 这一刻,我相信了,

    我害怕了,

    我脆弱了。

    我不再是我,我是那个谁。

    我记得一切,我欢笑,我也感伤。

    我吞下一口奶茶而不是一口酒,我嘴角得意的微扬,

    仿佛我有爱人了一样。

  • 2008-12-01

    還似故人來 - [日常扯淡]

    我這人,作為別人的朋友,自認為最大的好處是一件:始終如一,不曾改變。

    看到舊時朋友的變化,通常并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。舊時的朋友就像老家心儀的飯店,哪怕自己已和從前判若兩人,也希望歸家時這飯店仍做著從前的砂鍋面;若發現它不再做砂鍋面,而是改頭換面成了發廊,恐怕是再淡薄的人也要扼腕嘆息的。

     

    我自己夸了當然不算,也是有據為證,就在這小小32開的空間,承蒙新老朋友照應,常來看帖留言,留言中也多有說道:“...
  • 2008-07-26

    科島不眠夜 - [行者無姜]

    若硬說我是為了聽上一段曲子才起身的,也過牽強了些。但現在打開電腦,聽著這些曲子,著實讓我進來煩躁的身心平靜了許多。

    朕還在這島上呢,現在是科西嘉島上的夜里三點半,可憐的彼得陛下在這里遇人不淑,凈逢著些壞到要殺貓的人物。但排除這些腌臜人的鳥事(可笑的是那主打的老妖婆還真叫“腌臜|AZZA”),這久負盛名的科島確實有一片澄藍的海和干凈的星空。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是個對海不太感冒的,可星空卻是我故土一般的摯愛。趴在床頭看滿天的星星閃啊,星星真多啊!但不知是...

  • 我看《沒有青春的青春/Youth without youth》時,并不覺得這是一個愛情故事,后經各位影評人提醒,方才幡悟。科波拉閉門養了這么多年的葡萄卻養出這么個東西,好萊塢能怪誰呢?知識分子放逐久了,求知欲只會變得更加畸形。科波拉本來是個挺有意大利裔味的人,《教父》時期的科波拉還遠稱不上知識分子,他的知識分子氣息顯然是這些年靠種葡萄熏出來的。

    語言究竟有沒有一個共同的本源?上古語言發音的特征是什么?是什么造成了語言發音體系不同的分化?是否不同語言之間的可互譯性就能證明&l...

  • 2008-05-09

    活在彼端 - [還憶膠州]

    我是一個奇怪的人嗎? 我是。 兩日前看了《神奇的玩具店》Mr. Magorium’s Wonder Emporium,又是一個做夢的電影,這樣做夢的電影我大抵都不煩,像《睡眠科學》,或像更早些的《童夢失魂夜》,但似乎后兩個夢做得更大些,呵呵。但要說極喜歡,也說不上,畢竟我也是有多年專業做夢經驗的資深夢旅人,總是覺得自己做的春秋大夢更好些。

    當晚睡覺,便榮幸地夢見今年的年度先生是我初中同學,在夢中這個我連名字都記不清的同學不但家世好,外文通,柔情多金,居然還會馴...

  • 第三号男孩(头上有个圈的男孩)

    这个男孩头上有个圈是因为他小时候从五楼上摔下来,做过开颅的手术,这是他很爱讲的传奇故事,我究竟讲不过他的。小学时,我们做过大概一两年的同桌,冬天时,我们会拿着一根铅芯,装模作样得当烟抽起来,仰着头吞云吐雾(水蒸气)。我们会互相攀比自己的“烟”是多么神奇的太空产品,别人大概都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事。 有一次我考试考砸了,痛哭流涕。(那时还小嘛)隔天他跟我妈笑着讲,说我眼哭的“肿得跟桃似的”,说老实...

  • 2008-03-15

    今日,落雨 - [日常扯淡]

    下雨了,让人安静. 我打开一只评弹听,幽幽然若有水声。 关于雨最经典的一句话是加菲猫说的,他也是像我这样趴在窗前,說,雨是一种天然的镇静剂。 街巷中小雨的味道,哪里都差不多。低头看着他乡的街,对面楼下也有一间小院子,墙头上也有青苔,墙角下也有杂草。配上雨中越发浓重的土腥气和狗粪味儿,我想起了姥姥家。或者说是外婆家,外婆总给我一种很南方的感觉,虽然我的外婆家也在洛阳。于是我听着评弹,喝着茶,看着窗外,思乡得几乎有些高兴。

    2008 03 15

  • 2007-12-22

    忘記他 - [日常扯淡]

    这是听着<忘记他>的时候开始写下的,又勾起了我对你的思念,我想你吗?我不知道。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还认识你。你对我重要吗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的死不会在我心里激起多大的涟漪,不过这世上的事断没有可以说准的,不然你就死一次给我看看。我相信你还记得我,我不相信你还会想起我,我现在之于你会不会是一个太遥远的人,但你不会想起我对你意味着什么这个话题的。但你知道我的,我是一个没有多少人类感情的人,我淡淡地坐在这里想你,没有一丝悸动和热情,我时常想你对我意味着什么,你对我来说意味着太多了。我没有爱过人...

  • 2007-12-16

    雅克說 - [我也文藝]

    标题注:雅克说 是法国的一种儿童游戏玩法是从一群小孩中选一个来当雅克, 由雅克给大家下命令 雅克说什么大家就得照着做什么。

    Jacques a dit  雅克说

     

    我是一支从高空坠下的鸟

    忍受着伤痛的煎熬

    一滴泪水滚落

    喉间有哽噎的感觉

    仿佛卡了一块石头

    时间在学校空地上趟...

  • 让我说什么呢,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梦里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变成了熟悉的人,坦坦地跟我说起心事,他的心事是关于他的爱人,他爱上了一个男人(在梦里他似乎一直喜欢男人),他很爱他,爱得很小心,爱得有点心疼,我问他:那他呢,他爱你吗?他很幸福地说:他很迷恋我,他有时会突然叫我的名字,只是为了要看看我的脸。

    听他这么说,我很为这个梦里的熟人高兴,我整了整他背上的书包,顺势趴上去,用手环在他的肩膀上说:你很厉害嘛。那时候我们两个都很高兴,都觉得很安全,我想,有这么样一个朋友是多好啊&he...

  • 排名不分先后

     驾车游历世界上最长的公路

    在阿拉斯加建造并拥有一座透明穹顶的房屋

    在L.A居住一年以上

    至少拥有一个子女

    在苏州、喀什拥有房产

    极其长寿

    乘坐火车从中国到巴黎或从巴黎回中国

    在某电影节颁奖仪式中穿戴唐朝式服装

    拥有一部射电望远镜...

  • POUR MOI: 当我写下第一个字时,我就知道我又在做不理智的事了。 我是个理智的人,时常做点不理智的事。正因为每每去做时都很明白自己的所为是不理智的,所以我才相信自己是个理智的人。我自诩所谓有不理智行为的完全理智人。 我本是在一张很美的信纸上写下了这些,看到那张信纸,我会想写信给我的爱人,可我没有爱人,从不曾有爱人,“Jamais!(从不)”这个法语词听起来更加坚决。在法语课上,老师让我们用“Jamais”和“Plus(不再)&rdqu...